超碰在线下载视频手机看

才情色艺无一不少 寺庙里接客的“巫娼”

时间:2020-03-02 00:16:17

商代是由牧畜初入耕稼时代,是由原始社会入氏族共产社会时代。至当时男女关系,虽距“野合杂交”之期已远,但强半犹徘徊“母系社会”中,最多亦刚巧入于“父系中心”时代。婚姻制度确定,性的关系渐受限制,女子变为男子一种奴隶,一种财产。社会中渐有产生娼妓可能性。然近代“职业娼妓”,当然不能发现。则殷代果无娼妓踪迹吗?是又不然。世界各国未诞生“职业娼妓”时候,都是先有“巫娼”。社会学家所说的“宗教卖淫”,就是指的这个。  罗素说:“古代娼妓制度绝不如今日之为人鄙视。其原始固极高贵。最初娼妓乃一男神或女神之‘女巫\\’,承迎过客为拜神之表示。其时人御之,亦必事之,然基督教父诟詈诉毁,连篇累牍,目为异端陋俗,及撒但遗孽。兹后娼妓遂由庙宇驱入市场,沦为商业。……印度一隅娼妓制度,由宗教性质蜕变为商业之程序,尚未完成。”  ?  Katherine May女士于所著Mother India一书中,引称宗教娼妓制度之遗存,为印度之诟病。(据黄席群译罗素《婚姻道德》第九章)《社会问题辞典》说:“卖淫起源有接待卖淫,祭礼卖淫,宗教卖淫三种。前二者没有金钱受授的关系。宗教卖淫,初行于古代巴比仑。以后传到希腊,闻说孟买今仍流行。这种卖淫在寺院底殿堂里。‘巫女\\’或‘舞女\\’应参诣者希望,提供肉体,获得一种报酬香钱,这个香钱,变为祝仪,归寺院收纳。……”?  沙尔?费勒克著《家庭进化论》上说:“所以遗存到后来女子公有之习惯。……大多数是取一个神怪淫乱形式。女子为获得身体自由,当然也就不能不淫乱一次,或是数次。时代进步了,此种牺牲也就渐渐消灭。……在巴比仑女子一生之中,总有一次是不得不到Venus圣堂去淫行的。希罗多特(Herodote)在纪元前440年已讲到这一件事。他说:“在某地方一切女子,在她有生之中总有一次是不得不到Venus圣堂里去,给外来人淫乱的。……等到她到了圣堂的时候,除去某某外来人丢钱到她膝前,到圣地以外同她性交,她是不能回去的。……钱的数目,不论多少,都不许拒绝不接收,法律是禁止拒不接收的。因为这个丢到膝前的钱,是要成为神圣的,她是要跟那一位首先丢钱的,无论丢钱的人是多少,都不许拒绝的。”又说:“在古代埃及的推背士(Thebes)把贵族阶级最美丽的女子,奉给亚孟神(Amon),就是当时的习俗。女子在神庙内淫乱之后,经过一个时期,并且得到金钱与名誉之后,要找一个富的结婚,也是很容易的。”  利彦《妇女问题本质》上说:“从前巴比仑女子,每年一次在米苏达神殿,为一般男子自由性交物。……”又说:“前面所叙的女子在神殿内一时的公开,也可以说明卖淫的起源。在那个时候,欲行自由性交的男子,须献贡品于神。到后来变为出香火钱,与神殿“巫女”自由性交,以后再变为卖淫,成为娼妓了。看了上面所引,欧西各国娼妓均起源于“宗教”,古代的“女巫”或“处女”,古代的“神殿”,就是妓女及妓院的滥觞。我国是怎样呢?研究过去记载,与欧西一样。殷代或殷代以前,确经过“巫娼”一阶级。试说明于下:?  在原人生活中,差不多事事都含着一种宗教的臭味,他们部族的酋长,就是他们宗教上领袖。所以在他们部族中,能行“巫术”的,即能受众人信仰和推戴。他立刻可以升为酋长。换言之,“巫术”乃在暗地能役使鬼神来福人或祸人,这些巫术家若其能力足以役使鬼神,呼风唤雨,马上就可被众人拥戴为酋长,尊若帝王了。古代欧洲、埃及、希伯来、巴比仑祭司都是如此。我国古书传说,黄帝能召百神,又会万灵于明堂。且死时能变形而升天。(《史记?封禅书》)汤代桀以后,大旱七年,汤以身为牺牲,翦爪断发,着布衣,婴白茅,祷于桑林,天乃大雨。(《墨子?兼爱》,《荀子?大略》)黄帝商汤以此巫术愚民,乃受海内拥戴而登高位。?殷代尤徘徊于“母系社会”中,距离原始共产时期不远。故巫风特别发达。举几个例证如下:  ?  (一)殷代一切政教几全掌于巫觋之手?  1、有祭祀之巫。《白虎通论》说:“殷教以敬,故先祭器。”又说:“敬形于祭,故失也鬼。”《礼记?表记》说:“殷尊神,率民以事神,先鬼而后礼。”《说文》说:祭主赞词者,叫做祝,女能事无形以舞降神者,叫做巫。龟甲文“巫”作商承祚说:“此从象巫在神幄中,两手捧玉以事神。”则“巫”在各项祭祀中,当然为主要之人物。又甲骨文中又有象形字,如两手持鸟于神前的,两手持禾于神前的,两手持贝于神前的,两手持牲头于神前的。其字虽不可识,然必为助祭执事诸人,罗辑卜辞共1169条,分为祭祀、卜告、卜享、出入、渔猎、征伐、卜年、风雨、杂卜九项。而祭礼一项,有538条,居最多数。则殷代巫鬼风气之盛可知,巫地位之重要又可知。此其一。?  2、有测天之巫。《礼?月令?正义》说:“……三曰宣夜。旧说云:殷代之制。其形体事义无所出以言之。”准此则宣夜天文学出于殷世。《史记?天官书》说:“昔之传天数者高辛之前重黎,于唐虞义和,夏有昆吾,殷商巫咸。”是殷巫兼明天文学实证。?  3、有主卜筮之巫。《周礼》卜人祭祀先卜。郑玄说:“先卜谓始用卜筮者。言祭言祀尊焉。……”《世本?作篇》:“巫咸作卜筮,未闻其人也。”据此则卜人尊巫咸为先卜,卜筮必先祭之。此非巫者兼主卜筮的明证吗??  4、有明医药之巫。古者巫医并称。孔子说:“人而无恒,不可以做巫医。”《说文解字》说:“医治疾工也。古者巫彭初作医。”王充《论衡》说:“巫咸能以祝延人之疾。”《淮南子?说山训》高诱注:“医师在女曰巫,在男曰觋,针石糈藉,皆所以疗病求福祚。故曰‘救钧\\’。”《周书?大武解》:“武王既胜殷,乡立巫医,具百药以备疾灾。”周虽以兵力服殷,而尤仍其故俗。殷巫兼通医术,昭然若揭了。  (二)巫者居高位?  汉王逸《楚辞?离骚》注:“巫咸,古神巫也。当殷中宗之世。”《说文解字》:“巫,祝也。古者巫咸初作巫。”《尚书》序:“伊陟赞于巫咸”。江〖HTXL〗?ND04E?〖HTSS〗《读子卮言》说:“溯厥古初,官制粗立。吾想其时设官不过一二人,而发明之学术,亦不过一二端而已。古代之官,唯巫与史。……记人事曰史,(原注《说文》、《史记》事者也)事鬼神曰巫。(原注见《尚书?伊训传》)古人主祭祀,教鬼神,故‘史\\’‘巫\\’二职并重于时。迄于后世,智识日增,知鬼神之事渺托无凭,不如人事之为重。于是史盛而巫衰,一切官职均以史为之,浸假以史而夺巫之席,而巫则或以妇女充之。是仅以巫为治病求福之用,不足与史相颉颃。洎于周末,巫之道亦几乎息矣。然在后世虽史盛而巫衰,而在古代则并无所轩轾。……”?江氏说巫史盛衰,系泛论古代,并未指明何朝。而殷代正巫者居高位时期,所谓“史巫二职,并重于世”,不啻为殷代说法了。  至于殷代女巫,凡近代娼妓所谓“才”“情”“色”“艺”,几无一不完具。谁说她没有做“巫娼”可能性呢?今述其特质如下:?  1、工于言语。楚观射父论巫觋曰:“其智能上下鬼神。”清黄以周引伸其义曰:“谓巫祝善词令,能比上下以荐信于鬼神也。”再看《易序?卦传》说“兑为口舌,复为巫,为少女”。大概以为巫者能以口舌擅长,而为巫的又多少女。故并取象于兑。这不是“女巫”会说话的证据吗??  2、工于媚男子秘术。现在姑且以后代事实作例证,《旧唐书?棣王琰传》:“琰妃韦氏有过,……置于别室。宠二孺人又不相协。……孺人乃密求巫者书符置琰履中,以求媚。”《金史?元妃李氏传》:“先皇(指金章宗)平昔或有正御,李氏嫉妒,令女巫李定奴作纸木人鸳鸯符以事魇魅。”这两件均是殷以后事情。愚意必定是古代相传法术,绝不是唐金二朝女巫创造的。殷代“巫风”鼎盛,以后证前,这种作符媚男子秘术,殷朝“女巫”必然是会做的。  3、妆饰美丽歌舞动人。老友胡小石说:“河东(指殷言)文化,虽被河西(指周言)文化征服。然而并没有灭绝。楚人就是此项文化一部分保存与继续者。”胡氏这几句话,是很对的。(胡举例证甚多,参看他著的《中国文学史》。)古所谓巫,楚人亦谓之灵。(汉王逸《楚辞》注:)历代描写“女巫”最好的要数屈原的《九歌》,现在写几节在下面:  疏缓节兮安歌,陈竽瑟兮皓倡。灵偃蹇兮姣服,芳菲菲兮满堂。(《东皇太一》)?  浴兰汤兮沐芳,华采衣兮若英。灵连蜷兮既留,烂昭昭兮未央。(《云中君》)?  入不言兮出不辞,乘回风兮载云旗,悲莫悲兮生别离,乐莫乐兮新相知。《少司命》  后代所谓“香箧”“无题”等香艳诗词,连篇累牍,那里有屈大夫写得这样风情绝世,缠绵悱恻呢?近人王国维亦说到楚国女巫,曰:“至于浴兰沐芳,华衣若英,衣服之丽也。缓节安歌,竽瑟皓倡,歌舞之盛也。乘风载云之词,生别新知之语,荒淫之意也。是则灵之为职,或偃蹇以象神,或婆娑以乐神,盖后世戏剧之萌芽,已有存焉者矣。”(王著《宋元戏曲史》)你看上面所引,近代“才”“情”“色”“艺”俱备的娼妓,拟之楚国“女巫”,不过如小巫见大巫吧。楚为直接继承殷代文化者,则殷楚两民族必有同样之风俗习惯。故殷重巫鬼,楚亦信巫鬼,重淫祀。楚既有如此妙丽“女巫”,以彼例此,可以想像殷代“女巫”之艳绝人寰。所以殷代之有“巫娼”,已成不可磨灭的事实。我们拿《尚书?伊训》看:“汤制官刑,儆于有位,曰敢有恒舞于宫,酣歌于室,时谓巫风,敢有殉于色货,恒于游畋,时谓淫风。……唯兹三风十愆,卿士有一于身,家必丧;邦君有一于身,国必亡。臣下不匡,其刑墨。”可以知当时“巫娼”事业非常发达,业已成为风气,故曰“巫风”。士大夫沉迷其中,盖不知凡几。故汤制“官刑”以警告百僚,所谓“酣歌恒舞”,所谓“殉于色货”,不是明明指百僚狎昵“巫娼”吗  有人说:《伊训》这一篇系伪古文《尚书》,靠不住。这话也对的。我们再拿《墨子?非乐》篇引古真本《尚书》来看:先王之书,汤之官刑有之曰:其恒舞于宫,是谓“巫风”,其刑君子出丝二卫。小人否,似二帛黄径。……  近人陈柱释其义曰:“似二伯黄径”句,疑本为“以二帛黄经”。“以”“似”音近而讹。“帛”“伯”古通作“白”。故误为“伯”。“径”“经”亦形音俱近而讹。……“二卫”与“二帛”相类,“丝”与“经”亦相类也。(见陈柱著《墨学十讲》。)陈氏这几句话是很正确的。看了上面所引,知道伪《尚书?伊训》所说,是依照《墨子?非乐》篇铺张修饰而成,也绝非无影造《西厢》的。大约商汤时候,人们狎昵“巫娼”已成为风气,故制为官刑以惩戒他们。即以振饬纪纲,所谓“出丝二卫,二帛黄经。”非惩罚条文吗?“君子小人”大概指贵族平民而言。惩罚条文,小人似重于君子。则阶级制度,殷代业已萌芽了。  又大凡社会蒙昧时代,巫觋最盛。每逢令节良辰,必定将一团体民众男女,开一个无遮大会。这一天谑浪笑傲,恒舞酣歌,结美满之姻缘,为人生之至乐。结果陌上桑间,实行自由解决性欲。尤为习见习闻的事情。西方埃及罗马,及吾国苗族,均有不谋而合的事实发现。?  我们知道希罗多德虽觉得两性的关系是不洁净的,但在希腊地方,还是有许多圣妓的团体。相传罗马春花女神傅罗拉(Flora)就是一个妓女。她每年的节期称为傅罗拉节,是在4月底至5月初一星期中庆祝的,并且是一个皆大欢喜,放纵情欲时期。有人告诉我们说,在这个节期中,罗马娼妓常在众目昭彰的地方,脱去衣服跳种种裸体淫荡的舞。(Leo Mankun著《欧美淫业史》)?古代埃及人的血很热,女子十岁就达婚期,少女们在太阳神化笃阿的境内。营所谓神圣卖淫,是一种神圣职务。他们的宗教,有所谓埃各司和乌斯里司的男女性神。当举行祭礼的时候,男女都在尼罗河边,跳淫猥不堪的舞。(瑟卢《娼妓制度考》)花苗每岁孟春合男女于野,谓之“跳月”。预择平壤为月场,及期,男女皆更服饰妆,男编竹为芦笙,吹之而前。女振铃继其后以为节,并肩舞跳,回翔婉转,终日不倦。暮则挟所私归,谑浪笑歌,比晓乃散。(田雯《苗俗记》)溪峒男女相歌于正月朔,三月三,八月十五,而三月谓之“浪花歌”,尤无禁忌。(《峒溪纤志》)吾国春秋后社会已进化到开明之域,犹残留着同样的习惯。  郑国风俗,三月上已,于溱洧雨水上举行禊礼。即有男女相谑,采兰赠芍的事情。(《韩诗外传》及《诗经?郑风?溱洧》)齐国州闾之会,亦有男女杂坐,履舄交错留髡送客的事情。?  《史记?滑稽列传》述:“齐国州闾之会,男女杂坐,行酒稽留,六博投壶,相引为曹,握手无罚,目眙不禁;前有堕珥,后有遗簪,日暮酒阑,合尊促坐,男女同席,履舄交错,杯盘狼籍。堂上烛灭,罗襦襟解,微闻芗泽。”你看郑国溱洧之会,至于男女采兰赠芍,戏谑无禁,男女交际是何等自由?解决性欲,又何等自由?齐国州闾之会,则公然“男女同席,履舄交错”,甚乃“罗襦襟解,微闻芗泽”。又殷民族与苗民族同为“巫觋”极盛时代,以后证前,虽书缺有间,当然有同样习惯。至春秋战国时,郑齐风俗其狂易浪漫程度,与古代罗马、埃及及近世苗族大致相似。恐怕也是殷代“巫风”所留遗罢?又春秋庄二十三年公如齐观社,《左传》说:“观社,非礼也。”在表面看,观社有什么不在礼吗?但是《墨子?明鬼》篇说:“燕将驰祖,燕之有祖,当齐之有社稷。宋之有桑林,楚之有云梦也:此男女所以属而观也。”因有男女“属而观”的关系。所以《谷梁》说:“以是为尸女也。”《公羊》说: “公指鲁公陈佗也。”(谓越境淫于民间)清人俞理初说:“鲁庄到齐观社,实为观女人。”(俞著《燕祖齐社义》)我以为就是吊膀子,轧姘头,乘男女“相属而观”的皆大欢喜会场上,随时随地,解决性交。这样的情形,无疑的是蒙昧时代“群婚”制的残迹。恐怕也是“巫风”所留遗吧?
在线观看无码AV在线福利导航毕福不雅视频在线观看汤不热 福利 id微信日本福利视频视频福利社区在线自拍视屏激情毛片图片百度图片搜索监控安装视频教程全集97视频在线观看